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日本、韩国、印度电影产业在疫情之下的生存现状如何?

环球银幕 时间:2020-07-25 编辑:申博Sunbet 浏览:
前不久,几张IMAX影院改建成室内篮球场的照片频繁出现在微博上。 从图片上看,影院已被用作训练场地投入运营,观众席拓展为训练空间,大银幕的位置只留下了黑色的隔音棉。短短三个月时间,影院的自救行为已经不止一次成为业内焦点,从卖小吃到拍婚纱,再到

  前不久,几张IMAX影院改建成室内篮球场的照片频繁出现在微博上。

  从图片上看,影院已被用作训练场地投入运营,观众席拓展为训练空间,大银幕的位置只留下了黑色的隔音棉。短短三个月时间,影院的自救行为已经不止一次成为业内焦点,从卖小吃到拍婚纱,再到如今改建成篮球场,影院的每一次自救行为都折射出背后的经营焦虑。

  这几天,情报君身边也有不少朋友连续打卡了附近电影院,看着满地尚未撤走的春节档物料,感慨仿佛是“史前遗迹”,昔日为600亿振臂欢呼的景象尚历历在目,如今全行业竟已跌落至生死存亡关头。

  不只是中国,放眼全世界,病毒蔓延的恐惧与创作源头的枯竭,都让电影产业加速成为荒芜之地。继“港澳台影院生存实录”之后,情报君将视野放至整个亚洲,重点关注日本韩国印度电影产业在疫情之下的生存状况,尝试去了解这些国家电影产业的现状。看看当下,我们能为电影做些什么?

  印度:影院复工优先级最低,影视剧组拍摄困难重重

  就在电影院关门前,2019年最后一匹黑马、翻拍自2015年印度电影《误杀瞒天记》的中国电影《误杀》仍然在放映着,如果不是疫情原因,影片可能会冲击更高的票房,为随后到来的春节档预热。眼下中国电影院仍全线关门,而同样作为人口大国、并拥有世界最大电影产业之一的印度,似乎也无法输出可供参考的模板。

  在疫情蔓延初期,印度就被认定为一颗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的“定时炸弹”。印度是个人口高度密集的国家,遍布全国的贫民窟更是加剧了群居性感染的可能性,由于很难保证当前的经济状况与医疗水平是否能够合理控制疫情,印度政府已于3月24日紧急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封锁措施。目前,印度已经全面关停各地学校、工厂、办公场所和餐饮娱乐场所,并且这样的封锁将持续21天。

  早在印度封城之前,许多商业性活动已经紧急叫停,印度制片人协会也决定从3月19日到30日停止所有电影与电视的制作。宝莱坞原定于在3月发行的电影宣布一律取消,等到疫情过去再做安排,已知的像阿米尔·汗的印度版《阿甘正传》、阿克瑟·库玛的《反恐追缉令》也放弃了原本的制作和上映计划。

  截至今日,21天封锁已经过去,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将紧闭期延长到了5月3日,可见印度境内的疫情依然比较紧张。根据路透社报道,印度超60%的确诊病例集中在五个邦,其中宝莱坞所在地孟买属于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,政府暂时不会放松封城的举措。

  虽然电影院之类的娱乐场所还没有开门,但印度境内的影视剧组已经可以投入工作。不过,受制于资金不足、取景受限、人手缺乏等问题,开工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据Films & Series at Saregama India副总裁Siddharth Anand Kumar透露,目前许多剧组面临着人手严重不足的问题,由于美术、灯光师、特技演员、群演等幕后人员已经返乡,寻找新的训练有素的员工对于剧组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,但如果真的要让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工作,似乎又是另一个难题。

  据了解,印度娱乐巨头Reliance Entertainment已经宣布通过削减现场人员来保证剧组的正常开工,针对那些不是非要到到场的员工,剧组会安排他们在家办公。一些开工的剧组会相应加强了防护措施,除了常规的清洁消毒之外,还附加了员工的专车接送服务,产生的费用通过减少员工数量来抵消。

  在印度,当下最紧急的仍然是需要解决国内的医疗资源以及卫生条件问题,影视行业并非当下高度优先的领域,因此,电影院等娱乐场所很有可能会被安排到最后一批开放。根据业内人士分析,到今年6月之前,印度电影产业是不会正常投入工作的,如果要完全恢复生产的话,可能需要等到10月之后。

  作为世界最大的电影产业之一,宝莱坞每年要生产近2000部电影,此次受疫情影响,今年印度的影视产能无疑会大打折扣,有专家估计,此次疫情过去宝莱坞预计将损失130亿卢比(约合人民币12亿)。

  日本:漫展取消、百家影院停业、独立电影院自救与被救

  2020年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举办,让日本疫情受到全世界的关注。鉴于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,从3月开始,日本就逐步进入了自肃阶段。

  从日本国宝级艺人志村健感染新冠病逝到编剧宫藤官九郎确诊,日本演艺圈的坏消息不断传来。在此之后,日本影视行业重新调整了自身的运转策略:原本5、6月份上映的电影宣布全部撤档、动漫展取消、六大电视台宣布停止拍摄、各地区影院缩短营业时间。目前,包括千叶县、东京都、神奈川县、大阪府在内的七个地区已经进入紧急状态,220家以上的电影院已经全部暂停营业。

  在日本影院尚未强制停业前,影院还有近10部商业电影上映,《猛禽小队和哈莉·奎茵》《试着死了一次》《寄生虫》成为3月份影院票房排名前三的电影。随着疫情的扩大,日本观众的观影欲望也愈发降低,上周末全日本观影人数仅为123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日本院线并非只有播放商业电影的影院,独立影院也是日本院线脉络的特色之一,而疫情对独立影院的打击要比商业影院来得大得多。在日本,独立院线一般来说都是私人经营的艺术院线,平时多上映一些国内外相对不那么主流的电影。经过日积月累的经营,几乎每一家都有自己独特的选片品味与场馆特色,而通过在这些独立影院播放自己的电影,不少新锐导演也得以被业内关注。只是这些平时生存空间就受到挤压的独立影院,在疫情期间更是生存艰难,几乎是一直靠着经营者对电影的热爱支撑到现在。

  在这期间,一些小型独立影院也开展了自救活动,比如1950年开业的下高井户Cinema,成功通过众筹募集到三百多万日元;京都出町座则是通过推出会员卡形式的“未来票券”筹集了六百多万日元,这些“票券”可以被当作之后观众买书与电影票的提前支出;UPLINK电影院则推出了“2980日元三月无限畅看”方案,让影迷享受世界知名导演的作品。另外,也有一些影院选择抱团,联合贩卖自制的周边产品,将所得收入平均分摊给参与的影院。

  本月初,一场针对日本独立影院的活动“SAVE THE CINEMA(拯救小型影院)”在社交网络展开,得到了许多电影业内人士的支持。这场企划在公益情愿平台Change.Org上募集支持者,向政府呼吁对独立影院作出纾困方案。该活动得到了包括是枝裕和、安藤樱、荒井晴彦、白石和弥、滨口龙、上田慎一郎等在内的众多业内人士支持。目前活动已经进入第二阶段,即预计向群众募集1亿日圆,分配给参加计划的独立电影院。